润山

多情的看客

undertale/你看起来很好吃
有一个au: 洁癖传说
主食sf,福厨
不混圈,支持扩列

柠檬汽水「周年庆旧文修改后上传的产物/SF向」

别赞要脸
毕竟是旧文翻新的混更产物/占tag致歉

——————————————————————————————

薄薄的被单透出了盛夏的痕迹,身体与布料微妙的空隙被闲暇的日常填满

胸口处的心悸传递到头脑中只剩涩涩的感觉,并不痛,但难忍受

喉咙干渴的像是一只闯进了沙漠的北极熊,却又像是被无形的铁链锁在了对方的身旁,单是下床为自己倒一杯水的想法都没有

拂晓的微光,淡淡渲染出对方的轮廓

彻夜难眠,无法入睡

明明已经头痛欲裂,已经到了被迷惘与倦意侵扰到坐立难安的地步,明明脑子已经被酒精灌满,已经没有办法思考。

那些记忆,无论是新还是旧,伴着异样的感受,全部都从脑海中溢出来,流溢出眼眶

  记忆,成了残留的碎片

  一点一点的卡住frisk的喉咙,渗出了鲜血

  原来她正在哽咽啊。

  

  记得不久前陪着彼此走过安静的夜景,踩着平常的步伐走过街道

  道路上穿行而过的路人,是风闭眼喃呢穿堂而过。

  

  她闭上眼

  流光溢彩的烟火,在不被人知悉的日子里绽放着,在说不上是秘密的角落里,溅射着光芒,握住了烟花棒,抬手划破夜空。

烟火牵起了星星的手,在由梦编织而成的夜里起舞

寂寞朦胧,化作烟花,笼罩着被点亮的灵魂。

  原来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从第一次和大家见面到现在,已经是第三年了。

  是以什么样的姿态迎接第一次见面的呢?

  她还记得。

  只是靠在对方身旁,浑身就已经烫到像是快要蒸发。无意识的望向窗台,昨夜吹佛过身体的风此时正像一只轻巧的小鸟,停留在窗台边拨弄着将窗帘掀起

  突然感觉,稍微冷静下来了,可以就这样如释负重的叹气了,背后却又毫无征兆的一沉,将她逼入沙发。

  还未清醒的头脑促成了一种暧昧的想法

可她浑身实在没劲,深陷于沙发的柔软之中而无法动弹

正准备挣扎着爬起,布料摩擦的细微声音却又若无其事的消失了

随后留下的,便只剩下安静

她试探性的向后一摸,触到的是没有温度的光滑骨架,她颤着身子回头,朦胧中看到了骷髅赤裸的上身与一双暗沉的眼眶,其中透不出任何光泽与视线。

  

  「原来在睡觉啊」

  无奈的笑意,甚至掩盖不了这单薄的红晕

  更是难缠的挂在了脸上,她忍不住埋起脸

  明明sans一直都很注意分寸的,一定是自己想的太多了。他们或许是要好的朋友,所以保持着那段让人说不上明显却又让人难以释怀的距离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

  也许sans只是在梦里下意识一抓,根本就对自己的行为毫无意识,只是彼此的身体距离贴近了而已,稍微忍耐一下之后就当无事发生过,总比从自己嘴里说出去之后的尴尬来的强。

  frisk已经紧张的无法深入思考任何事了

  她瑟缩在sans胸口前,想要遮住眼前的紧张与不安,但她就算是闭上眼,sans正赤裸着着上身的模样还是会挤进她的脑中。

  他正从背后拥抱自己,触碰中传递的感受像是被他吐出的鼻息缠绕在耳畔,胸口,四肢处

  「好奇怪的感受,话说这家伙是什么时候把上衣给脱的一件不剩的!?」

  她笑着攥紧了胸口处的挣扎与不安,揉揉双眼,缩起膝盖,安静的蜷缩在对方的胸前,像一只轻手轻脚的猫,闻着对方身上的酒气,静静的倚靠在骷髅身旁

  耷拉在一旁半醒半醉的怪物,漆黑的眼眶中深埋着闪耀的情愫。

  实在不想彻底醒过来,就连伸个懒腰来拥抱怀中女孩的想法都没有,因为醒着实在是无趣的事情。他只想趁着正好思绪迷醉来打消这无趣的早晨。

  靠在一个怀抱里,只想像一对情人,留在这风景中。

  一同来参加庆祝大会的伙伴们,在昨夜就早已经喝的不省人事。于是,在这个悄悄醒来的早晨,frisk闻着昨夜在sans身上残留的酒气

  「真好闻啊。」

  无论她如何挣扎,那种纯粹的心情永远都不会改变

捉弄人似的,用着手指在sans沉寂的睡脸上点了点,sans没有反应,就像一个睡着了的人该做的那样。

但她不知道的是,此刻,这位身体近在咫尺的人,还未睁开眼,便迫切的想起了她

渴盼她的音容,借着半梦半醒的理由靠近她的身体,渴盼两个灵魂的契合

快要剥离灵魂的平静,早已在二人之间潜滋暗长

故作镇定的收回了手指,抽回的手臂突然被连着整个人一起被骷髅紧紧抱在怀里。

  「什么啊....这个家伙....醒着嘛....」

  

只是感觉,耳边一片聒噪的嗡声,钟表的指针正发出清晰的转动声,却被不安的心跳所打乱,出于莫名的羞耻心,想要逃走,却被青涩又可笑的爱意冲去了离开的念头

  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不想被发现,却也不想离开。

  怀抱中明显升高的温度,耳畔发红的痕迹

  注意到自己明显上挑的嘴角,这才发现,原来躁动的灵魂从未沉寂过

  其实昨夜几乎没有成功入睡过,曙光便不知不觉的到来。复杂又可笑的脾气更是惹的他头痛欲裂,目前为止也只是想更多赖会床什么的,抱着心爱的玩偶或许会更安心一些吧

  他低头,用所谓的唇齿轻触着人类的后脑勺,就算是满足了一整天分量的愿望

  他沉沉的睡着了,在这花儿绽放的早晨。

  午间的天空由淡淡的青色变得如火似的热情奔放,粘糊糊的靠在沙发上的两个家伙终于被闷热的念头逼着醒过来

  毫无头绪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的人类,顶着一头雾水拉起死沉死沉的骷髅。

  “噢....你很闲吗,kid?”

  sans僵直起疲惫不堪的身子,同时甩了甩僵硬的手臂,看来有人在睡梦中把他的骨架当成了枕头

  即使已经被这个闹人的女孩拖醒,他还是没有穿好衣服的意思,有意无意的将那冰凉骨架暴露在人的眼前

  

  “也许我很忙,但我有足够的时间去给你买一瓶柠檬水醒酒——”

  frisk努力装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笨拙的话语让旁人听了都忍俊不禁。

  她几乎快要习惯在这个家伙面前颜面尽失了

  平扁的脚踩在了客厅的地板上,称不上清爽的早晨,使人郁郁不乐的燥热感,比那香烟还要浓郁几分

  拿起sans的外套,战战兢兢的回想起失眠的矛盾深夜里,光是睡在同个房间就已经让她夜不能寐的幻想

  谁知今天一早起来看到他一丝不挂的上半身暴露自己在身后,仅仅只是睹了一眼就已经无法冷静的躯体,根本就是逼她上瘾的毒

  毒瘾的症状还未稍稍褪去,又在睡眼朦胧间,被那个自己平时都不敢对视的人紧紧相拥

  单向爱恋着一个人的少女,咬着嘴唇结束了那微弱的挣扎,索性沉溺于若即若离的单向恋爱

  这糟糕的视觉与精神冲击,就这么撩拨着她的神经,气呼呼的度过了一个早晨

脑海里尽是乱成一团的念头,更别说什么奇怪幻想了

  “ummm....你没睡好吗?”

  骷髅撇了一眼四周熟睡的同伴,他和undyne他们一样,昨夜的疯狂念头,被透支成了今天的疲惫。凑近了人类身旁,用着骨指在彼此之间比划着人的姿态。

  理论上,骷髅是没有体温的

  可frisk切实感觉到了骷髅的体温

  温暖将她的耳朵捂得红通通的,从身体未知的某个角落扩散过来

  耳畔传来他的声音,低哑,却带着说不出的魅惑感,似笑非笑的声色,仿佛是一杯烈酒,呛得人险些跌倒

  立刻将脑中不妙与糟糕的想法裹进骷髅的外套,藏到身后。

  “我只是在想啊....外套......可以借我穿一会儿吗?”

  她瑟缩着脑袋,又将手中的宽大外套攥紧了些,似乎要是把外套给了对方,自己的秘密就会被被泄露似的

  

  “heh,看样子你挺喜欢我的穿衣品味,想穿就拿去吧,我无所谓的——”

  骷髅望着人扭捏的模样,目光迟疑了一会儿,那一刻,那种frisk说不出来的情绪,凝结在嘴边。

  可随后他便轻轻叹了一口气,上挑的面部表现出一副「我无所谓」的态度

  无论多么笨拙的举措都会被对方体谅,笑着带过,甚至有时候对sans来说已经是无理由的宽容,每次想起对方的时候,总会非常感激这一点

  孩子似的,咬住下嘴唇,小心翼翼的将那外套穿上。她羞涩的垂下脑袋,像是小女孩第一次穿佩大人的服饰

  想站在镜子面前好好看看自己的模样,却又因担心被大人们笑着说「真可爱」之类的话

  这身外套要比自己的衣服宽松一些,倒不是说很不合身,反而穿出了有别于sans慵懒的气质

  外套的主人露出了暧昧的笑容,闭上眼,从容的将米白色的体恤穿上,拍拍衣服上的褶皱

  踩着一如既往的粉色拖鞋,笑着拍拍女孩的头

  

  “出发吧,今天的我,酒劲十足噢。”

  ……

  在闲暇时光里所偷看的恋爱小说里,作者总是对最适合恋爱的季节有着不同的意见

  可是,哪有什么最适合恋爱的季节啊?

  在充满压迫感的人群里,空气都变得潮湿

sans找了一个「为了护着她不被人潮挤到」的借口,在人潮冰凉的角落里拥抱着frisk,在轻飘飘的向前行驶的车厢里,不顾旁人的眼光,靠在对方身上,呼呼大睡

  无论睡相如何都不会被一直以来所倚靠的人嫌弃,穿着所爱之人的外套,无论如何都想让自己的身上沾满对方的气味

  这种荒谬幼稚的想法或许很让人难以理解,但好像只要两个人待在一起,就什么都来得及。流光四溢的岁月里,熙熙攘攘的记忆中,在街上望着热闹的人群

  即使透不过气,感到不合群,但身边多了同伴,总归还是会觉得释然许多

  她真的很想再和sans多在街上逛一会儿,可一夜没睡的她这会儿已经是极限了。

  约定好购买的柠檬汽水躺在车内座位一旁,无论如何都藏不住的清新香气确实让人提神不少,但此刻,frisk躺在sans怀里,只想安安心心的抱着彼此好好睡一觉

  越过林间的一束束金光,点亮了万物心中的火炬

  流通宇宙间的神圣颂词,纺织出瞳孔中人的背影

  通向居所的嘈杂车厢里,青年男女遮着嘴与同伴窃窃私语,不时的朝着车厢内唯一的怪物瞟着。

  好奇,嘲讽,恶意的表情,像幼稚的鬼脸

  可sans竟能只听得到女孩细微的呼呼声,那张恬静可爱的睡脸叫人根本不忍心打断,原来这漫长的夜里难熬的不只是他,他所心爱的女孩也正是因为自己而彻夜难眠。

  拥抱着的两人闭上了双眼,却谁也没有睡着,曾经在枕边化为泡影的梦想,握着拳头,却没有站起来的想法,置身事外的态度与永远都太过漫长的时间

  从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消磨的记忆,如今却是拼了命的不想忘记一星半点

  像是空中的月亮,惆怅的坐在太阳面前,坐在夜空中。感受着耀眼光芒在眼前辉映,于是,任由背后的黑影潜滋暗长

  黑影淹没了原本的形状,任由自己的耳侧的议论声如浪潮般越来越大,却又因骷髅无所谓的态度,自讨没趣的褪回肚子里

  

  嘴角弯起了不明意味的弧度,当飞奔着的列车带着二人的身体送到家门前时,他毫不犹豫的抱着少女,直视前方,跨出了车门

  留下一瓶冒着气泡的柠檬水,躺在座位上,随着车速晃动着

  车内的男男女女难得默契的安静了好久,竟一齐低头刷起了手机,不时也有会人嗤笑着斜视座位上的汽水

  有人离开,也有人新登上来,最后又无事发生过似的,聊着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

  归家的怪物在正午阳光下踩着自己的影子,摆动的风拨撩着怀抱中女孩的刘海。不止从何时开始就已经熄灭了支持自己动力的烟火气,他并没有成为无能为力的人

  他成为了游走在正反两段的怪物,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什么英雄,毫无魄力

  眼中仓皇不安似乎已是上上上个世纪才会出现的事情,他已经麻木于整天在半梦半醒的世界里徘徊。可因为他是骷髅啊,即使沉溺在水中,他也能呼吸自如,不是吗

  可他看到了一个女孩,有一个女孩,拼命的想要倚靠他,女孩的笑意里有烟花,有凉丝丝的冰棒,有清爽的柠檬汽水,也有甜蜜的肉桂奶油糖果派。

  他只是开了一个玩笑,女孩就笑的可爱,他只是坐在女孩旁边,女孩便突然哭的不能自己

本能将那个被视为回到地上的钥匙的女孩,那个拼命倚靠别人的危险人物溺死在蓝色的沉默谎言里,可他没有

  他从未因为自己与女孩有什么不同而产生落差

  他爱她,但他爱她,日日如此

  他爱着女孩的懵懂天真,爱着女孩寂寞的心事

  他想连着这种爱意将所有东西一并吞噬,吃干抹净之后,继续孤身一人就好

  三年后的今天,他紧搂住frisk的身体,恨不得让她全身心扑倒在自己身上,一头倒在蓬松的鹅绒被子上,他能感觉得到,怀中的小女孩正笑着把自己抱的更紧

  “趁着这股酒劲,一起睡午觉吧。”

  骷髅喘着粗气道。

………

  “喂....现在都已经正午十二点了,他们还没有醒吗?看来是昨晚给人折腾累的。”

  房外的一伙儿人听到了房内谜一样的碰撞声,只见穿着花衬衫,浑身毛绒绒的好先生。他领着身后蹑手蹑脚的怪物们,轻轻踩着地板,毛茸茸的手掌握住了把手

悄悄将头向房内探去

——露出了满足欣慰的笑容。

  

润山的使用说明

『关于我』
我叫润山,称呼请随意

UNDERTALE/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这两部都是我心中的信仰之作

我的AU是[洁癖传说]

—「BLUE DREAMER」
(这是洁癖传说中的一个有趣分支,用作创作)

@洁癖传说/SORRY

这是我的au子博客,里面的设定是旧设,会慢慢修缮

期待有人来找我讨论我的au。

 
『我的坑(原创/同人)』

「all福」

「sans与八宗罪」

「吠声/小犬福」

      

『一些注意事项』

*无恶意,但谢绝st和sc
每个人食谱不同,只希望彼此能尊重
 
*永远不会容忍抄袭

*不混圈,只是产粮,但支持扩列与角色互动

*我不是足够温柔或者有礼貌的人,我非常麻烦。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完全改掉这些毛病

*多情的看客。

这一路走来的旅途,灌满了风和雨

我所拥有的读者都非常善意,他们对我很友好

这一千多个读者里我有一句句的在小窗里道过谢
我说「谢谢关注!」

我担心人们被打扰,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四个字最好

我对第一个关注我的人这么说,我对关注我的每个人这么说,即使大家总是有来有去

我是一个废物,惹事生非又没有能力
可你们都支持过我

所以,不论走还是留
我都希望你们能快乐的过自己的日子

如上总结,我不会再管睿智
和他们说话本身就是我的不对
让大家担心了,真的非常抱歉
  

我用力自割大腿肉
这样我开心,喜欢我的人也会开心

生活中不好的事虽然很多,但美好的事也不少

比如
我喜欢的如题老师关注了我,她还给我的au画了画

我真的非常幸运,能和很多比自己优秀太多的人聊天
我开拓了眼界,也稍微有了一些判断是非的能力
我难受的时候,无论何处都有人愿意安慰我

这些善意与温暖是我绝对要永远记住的
  
 
我不能辜负自己,也不能辜负任何一个对我伸出援手的人

他们是希望我快乐的

那么

我的生活虽然不够完整,但也是足够完美的
我会时刻带着这个世界对我的所有善意,然后走下去

我不会管那些恶意,因为恶意实在太过沉重
  
 
真正的善意是温柔到让我无法忘怀的,他们担心我负重前行,这些情感会彼此包容着让我浑身轻松,让我有精神去接受更多的好

那么,我选择咬牙做自己

坚持下去
成全我的梦想。
 
 
这样,坏人不就被打败了吗

对不起我真的生气了,我杂食党,我今天就要好好问问
她口中sf的水平到底是什么水平,怼着怼着还怼上老子au,看来sf真的很好欺负啊。
傻逼玩意自己发的什么睿智发言自始至终都不自知还好意思说别人垃圾

人类组险些从我的菜单里移出去。

普雷尔プレア:

就这样吧,以前写的人类组文和车我都删了
以后对这对cp敬而远之
惹不起

像一首歌,我喜欢歌词

却并不喜欢他的旋律


这些光,这些噪音

都不能阻止我挂念


即使一切回归平静


这是toby在推上回应deltarune这个游戏的(预测)问题哒翻译

黒猫さん:

【不靠谱】


【我大修改了】


关于DELTARUNE第1章,我收集了我的想法。我想如果你读到这篇文章,它将解决每个人大部分的疑问


现在我写的是10月4日。 10月31日(万圣节那天),我所制作的游戏(第一章)的演示应该会被放出。


制作本身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现在它正在等待本地化工作的完成。


在游戏发布之前,我想先开始回答大家可能会发送过来的问题。好吧,除非有人问这样的问题,不然这就是浪费时间,


预测问答Q&A




1.这是续作吗?怎么回事? ?我很害怕......




好吧,别担心。请不要太报以“这是什么”的不安的心情玩这个游戏,我怕你无法好好享受这个游戏,我比较担心这个问题(笑)


我可以说的是这个游戏世界它不是“UNDERTALE”的世界。 “UNDERTALE”的世界和你上次玩过的“UNDERTALE”时所带来的结局一样不会改变。如果他们的结局让每个人都开心,那么每个人都会很开心。


那个世界和那里的人物都在那里,所以不要担心。换句话说,“DELTARUNE”世界是一个与“UNDERTALE”不同的世界。在那住着的,是经历了不同生活中的不同角色,这是一个可以展开的全新故事。


我不知道是否可以这样解释这个游戏,但......总之,玩完后”UNDERTALE“,你可以玩你最喜欢的游戏。




2.我对这个剧情有疑问




我也很想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我必须继续做完这个游戏。请等到它完成。




 3.下一章的发布时间是什么时候?




不知道,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我做了一个“UNDERTALE”的demo版,是因为我想向自己证明,“即使是一个人(美术方面稍微找了人帮忙)也可以完成游戏。


该demo在2、3个月内完成了,所以我认为目的已经实现。另一方面,制作一个“DELTARUNE”的demo...... ......我花了几年时间。


当比较下一章的长度和我认为需要花在这个项目上的时间(最长七年)时,问题的答案“是否有可能完成这个游戏?我认为它会成为“不”。


这一次有很多因素使得制作难度比上次更高......  - 立绘变得非常复杂,我不擅长处理立绘,所以非常困难。(黑白战斗立绘虽然很简单...) - 盟友角色的数量变得多了,​​所以战斗系统变得相当复杂(对于战斗系统,我将在以后单独编写) - 随着角色变成多个,场景和互动也变得复杂 


- 由于有多个主要角色,对话写作的难度也增加了。特别是,很难用Capture 1正确地介绍每个人 


- 有必要在第一阶段成功建立整个城镇,以便它能够在下一章中正常运作。


此外,还有其他各种问题......  


- 我无法开始/难以集中注意力/无论如何我无法集中注意力/无论如何我都感到心烦意乱 - 我有更多的机会出去/我在生产之外获得了更多的责任,例如本地化和移植 - 失去了对游戏制作/倦怠的信心这就是我想说的换句话说,我一个人(和Temi)几乎不可能完成这个游戏。


但是,如果你能组织一个开发团队......可能有可能。


所以,我计划从现在开始瞄准开发团队。毕竟我绝对想要完成这个游戏。尽管如此,我没有正确指导团队的经验,我不确切地知道邀请谁,所以我不知道它是否会起作用。由于团队制作尚未开始,我不知道何时完成。


根据工作效率,可能需要大约999年左右......在我看来,顺便说一下,我认为下一章将在完成最后一章后一段时间内发布。我不知道到目前为止会有多诚实。


然后,我计划通过一次购买来解锁所有章节。不考虑其他销售方法。我不喜欢在完成之前接受预订,因为我个人不喜欢它。为了不出现热情燃烧完的人我觉得这是最好的。


价格它尚未决定。这取决于完成版本的体积和生产成本......我根本不考虑发布哪种游戏机。到完成时,PlayStation 14可能会问世。所以,总结这些问题的答案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4.这个游戏设计是最终版本吗?你有什么计划在未来改变这些因素?




将来有可能做出改变。毕竟这是一个demo版本。根据开发的进展情况,还有可能在正式发布之前更改第1章。


 ......我在说什么,重点是我只想把它带到我正在思考的那部分的故事“这是必要的纠正”......战斗系统:我认为谈论战斗系统更好一点。


我试图写一次长评,总结...... 


1.虽然“UNDERTALE”的战斗系统与有多个盟友角色的系统不兼容,但我喜欢它,所以我肯定会在这项工作中采用它


2.对于那些不想与“敌人”战斗的玩家,我想制作一个不用一味的“防御”的战斗系统,所以demo版测试人员的人说TP系统和动画都很好。所以应该是还不错吧。


顺便说一句,如果你擦边避开敌人的子弹,敌人的攻击会提前结束。你注意到了吗? (虽然不是每次.)




其他:我认为其他部分做得应该还不错。部分地,一些地方变得非常敷衍,比如收集钥匙。还有一些UI部分似乎也需要修复。在游戏制作中,我们需要做很多工作,所以我们必须拉条线。所以我需要有人来帮助我(笑)。


哦,顺便说一句,没有计划在第1章中添加新内容(彩蛋)。




5.你有多重结局吗?




它不会。无论你怎么玩,结局都是一样的。 (实际上,大多数游戏都是这样。但是这样说感觉想问题发言...为什么呢)


战斗中选择“战斗/行动”在游戏中,可能是因为它还有一些原因,它似乎还有“以前作品的影子”。


啊......我又谈到了战斗系统...... 




6.我发现了一个bug,你能解决它吗?




在发布时,错误报告邮件的地址也应该在网站上发布(可能)。


或许你应该在推特上发推文#deltarunebug。这样它很幸运!推文可以忽略,但邮件不会那样!




7.你能让我进开发团队吗?




那是…由我来邀请的! ! (... Shin)




8.您对目前为止的后续制作的进展感觉如何?




是0%! !我什么都没做! !嗯......我写了几首歌,故事也写到最后......但是,编程,艺术的最终版本我一点都没做,所以认为它是0%是稳妥的。




 9.会在Kickstarter筹集资金吗?




闹钟应用都还没有完成,你在说什么!这一次,我们永远不会要求Kickstarter进行投资。 




10.游戏不起作用/我不喜欢这个游戏/你打算在游戏机上发布什么?




这个游戏可以免费下载。


因此,现在,Force Field已经出现在我周围,因此所有对游戏机的投诉和移植请求都被吸收并消失!将来将此demo版本移植到游戏机上的可能性不是零,我们不能保证。 


(我非常感谢购买实体版“UNDERTALE”的玩家…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礼了)


说实话,在撰写本文时,我都还没有制作了Mac版本...能否好好配布它呢.(笑)




11.你是否出售第1章的配乐?




我卖了!这里→→tobyfoxjp.bandcamp.com iTunes和亚马逊也准备尽快开始销售。 (在撰写本文时,我不知道我现在说了什么。)




12.最后一句话(我实际上并没有被问过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感谢你游玩我制作的这个游戏。你喜欢吗?


过去3年我经常半夜醒来的时候,无法入睡。我开始无休止地思考游戏场景。大部分细节尚不清楚,但我希望将这些表现给大家看。这是我制作这款游戏​​的唯一原因。如果我没有表现出一切,我的脑袋似乎就会爆炸。 (所以,整个事情都只是为了我自己...)


有一件事,起初做这个游戏是非常不安的。在接下来的作品中,每个人都很期待接下来的发展。我要怎么做才能做出让大家想不到的东西。


玩过“UNDERTALE”的人。我认为不可能让你再次感受到“那种感觉”。


但是,可以做出不同的事情。崭新的东西,但也许,你可能喜欢它,就是那样的东西。


就是这样,让我们下次再见......在??年后。


别忘了。